您当前的位置:中华丹青网 - 展览信息
 

意大利佛罗伦萨--《世界观:聂危谷中国画展》

发布时间:2016/11/17|作者:中华丹青网|来源:中华丹青网 www.zhhdq.com|浏览:481次

  举办地点:佛罗伦萨大教堂会议中心

  举办地址:Via de Cerretani 54/r,佛罗伦萨

  展览时间:2016年11月30日——12月9日

  开幕时间:2016年11月30日下午17:30

  支持机构:意大利国家旅游局

  主办机构:意大利托斯卡纳文化协会 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 中国国韵文华书画院

  学术主持:丹妮拉·普罗内斯蒂 (意大利) 

  协调人:法布里奇奥·博尔吉尼 (意大利) 

  策展人:余根晖 (中国)

  策展助理:埃维莉娜·克里因茨琳 (乌克兰)

  开幕贵宾:罗穆阿尔多·德·比安科基金会总裁 盖保罗·德尔比安科先生

  艺术家简介:

  聂危谷,1957年生于扬州。1981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,1988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获硕士学位,1998年毕业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获博士学位。现为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、副院长,中国画与中国美术史方向硕士生导师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国韵文华书画院副院长、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、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聂危谷长期致力于中国画推陈出新,通过中国书法草书入画、复兴丹青传统与兼收西洋绘画调性色彩,强化中国画的意象精神,造就具有鲜明个人艺术特质的“写彩”画风并涉足泼彩,彰显中国画重彩写意的表现魅力。籍以呈现天人合一的自然大美气象与辉煌沧桑的人文历史景观。

  2008、2012年两次入选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。《世界观—聂危谷中国画展》主题展览分别于2015年在中国美术馆、2016年6月于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、2016年11月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大教堂会议中心举办。同年并参加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,俄罗斯圣彼得堡政府民族委员会主办的“2016中俄名家作品交流展”;由法国莫雷市政府主办的“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国际巡展-2016法国&中国”,以及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的“拯救地球”绿色团体展览。

  展览作品欣赏:

《晚钟》

《想往天穹》

《佛罗伦萨礼赞》

《君士坦丁凯旋门》

《罗马记忆》

《西班牙广场》

《罗马假日》

《罗马花之地集市》

《天使城堡》

《生死场》

《腥风血雨(罗马大斗兽场)》

《罗马柱》

《玫瑰紫色的威尼斯水城》

《运河上的圣摩西教堂》

《叹息桥》

《威尼斯剧院》

《威尼斯的皮萨妮·莫雷塔宫》

《文明旅程》

《他乡流连》

《怀古》

《蓝调锡耶纳》

《圣杯》

《米兰之魂》

《拿波里》

《五渔村的故事》

  《山居日记》

  水墨的东方书写与当代转换——评聂危谷作品

  范迪安

  聂危谷很注重在中国水墨的语言本体上先有一个高度的认同,他注重研究传统水墨经典,尤其是研究水墨作为一种书写性、表意性语言的这个最重要的特征。当我们说到中西绘画差异的时候,或者说到中西文化的各自特色的时候,我们当然突出地强调中国绘画,特别是以水墨为代表的中国绘画在写意性、书写性这方面的所长,这正是在现代社会发展中,在现代文化的这个进程中不可以丢失,特别是不可以忽视的重要的语言特征,我觉得危谷先生他在观念上是高度地抓住水墨的这个最本质的特征。也可以说,水墨所能够对于精神性意涵的表达不是靠着描摹,而是靠书写,靠与自己的感性的观点而形成的这个水墨的语言生命力。危谷先生在这方面是很清晰的,但是,在另外一方面,他又是非常有自己的学术主见的,那就是水墨作为一种语言,还要解决言说什么的问题。一方面是要紧紧抓住水墨语言的这种自身的文化根性,中国的这个语言方式,另外一方面呢,他要来解决水墨的表达,在这个表达中,怎么能够具有这个时代的一种文化,甚至包括他自己的这个异域言说的那些关于历史、关于现实、关于自然的那些理念。我想,聂危谷是很注重在这个方面要形成他自己的突破,也就是在水墨语言的言说主题和言说内容方面要走出自己的路子。所以,这就有了他长达十几年在这个都市题材上的思考和探索,当水墨和都市相遇,自然就有了一种新的可能性,但是也带来了新的难度,聂危谷一路过来的这些探索,我觉得他能够紧紧咬住水墨对于都市,特别是对于都市建筑进行表达,他是要把这个课题做得更加专一,也就能更加朝向深度。我们都有这样一个感受,建筑是种伟大的文化遗存,特别是视觉的艺术结晶,那么,建筑在某种程度上既象征了特定时代的创造的理念,也承载着历史时间的风雨侵袭,承载着历史时间的沧桑变化,所以,建筑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人类的一种重要文化符号,而且这种文化符号由于具有比较显著的普泛性,特别引人注目。

  在聂危谷眼中,在聂危谷的视野中,那些承载了大历史的,那些具有人类公共性活动的建筑遗存更多是他的兴趣所在。这当然就跟自然,就跟古人拉开了距离,尤其是能够在一个今天中国画家的国际性的视野中,看到这个建筑的遗存的大背景。所以,我觉得聂危谷画建筑,像是试图通往一个更大的境界,一个更有历史积淀厚度的世界。那么使自己的艺术创作的热情、激情,能够和历史的、坚实的、厚重的遗存形成碰撞。这种碰撞能够激发创作的灵感,也可以说,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动力,这是很有意思的。另外一方面,我们讲的还是语言问题,如何用水墨的方法,水墨的技巧来实现对于建筑的表达,在这方面,我是很钦佩聂危谷先生的,他咬住这个课题不放松,我相信在他那里也是废纸三千、废画三千,也就是说,经过了大量的实验性的探索,形成了他所掌握的表达方式。因为任何艺术,既有艺的方面,还有术的方面,那么聂危谷要解决这独特的课题,就必须使用独特的术,在这个方面,我看到他长期积累形成了对建筑的这个体块,光影,肌理,痕迹,以及建筑和它所处的环境,建筑如在天地间矗立的一种生命体这些方面的表述。这样一来,就使他的画面看上去不是一般的描绘建筑,既不是建筑师笔下的建筑,也不是一般的观察建筑所能看到的属于功能性的方面,我觉得他是把建筑当做一个历史遗存,而且是有生命感的建筑遗存来表达,他所调动的这些技法就能很好地传达出建筑的生命感,这也是他的作品能够归到文人绘画这个体例中的重要原因。

  严格来说中国画家拿起毛笔,因为有毛笔、水墨和宣纸的这样一种媒介特征,他基本上就是书写的,除了画工笔、画界画、写楷体。但是这个书写性的开放度、自由度,特别是自己心灵的开敞度达到什么样的程度,那么笔下的笔线、笔墨的痕迹就能够有多少感人的地方。我觉得关键是在这里。看聂危谷的画,我觉得很有意思,这个建筑本来是方正的体块性的,但是他呢用书写来表达,特别注意线条和线条之间由于水的渗化、碰撞所留下来的空白,也就是说,控制了笔线痕迹的边界摩擦,用这个边界之间的关联,来组织成一套笔墨的系统,或者说有一套笔墨组织去表达那个建筑组织,那就跟建筑组织不同了,在某种意义上,通俗地说,既是写实的更是写意的。即是表达那个建筑的结构组织,但是,因为他自己的笔墨组织很有特色,也越来越有经验,这样他的笔墨语言就超离了描绘性,就超离了叙述性,更多具有抽象的意味,我们讲,它有了独立的价值。

  描绘建筑、描绘都市,它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,但是又要尽可能地使这种描述回到语言中回到笔墨中。画家在这里有时候是很难把握好一个准确的尺度,但是,聂危谷在这方面应该说有了很多经验,还包括这个墨色与彩色的关系。他画的许多西方古典建筑和现代的国际建筑,它的结构性很强,而且光影性很强,色彩性很强。那么,怎么来用水墨为主的语言体系表达这么一个现代的元素?他下了很多功夫,所以,他的作品在墨色与彩色之间寻找到恰当的比度关系,甚至把色彩作为表达自己感性的一个重要的语素和墨色融合在一起,而墨色里面又有其浓淡变化,并且由于它自身的肌理组织,形成了一个很丰富的世界。所以,聂危谷的整个作品,是一个密度很高,表现力很充分的一种水墨语言方式,我觉得,这已经为我们今天增添了新的水墨经验,这是有价值的。

  聂危谷通过表达建筑,来体现他对于一个大事物存在的一种追寻,这是我看到的很重要的一点,如果仅仅是因为要用水墨来表达建筑就与众不同了,这其实没有什么意义,我作为一个水墨画家,我专门画我眼前的这些三脚架,摄像机,我就成为一个伟大画家了?我想还不仅仅是这样,他是通过对建筑的表达,更多地去表现出他对于一种具历史性的天人之际的宏大感怀,这是我从危谷作品中看到的,也是我认定的重要的价值,在这方面,很值得我们同行的注意。

  策展团队:

学术主持:丹妮拉·普罗内斯蒂

协调人:法布里奇奥·博尔吉尼

策展人:余根晖

策展助理:埃维莉娜·克里因茨琳

相关阅读
 

Copyright @ 2011 中华丹青网 www.zhhdq.com 版权所有,京ICP备11041898号-1,未经授权禁止使用